你,不准撩!

曲小蛐

首页 >> 你,不准撩! >> 你,不准撩!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影后虐渣成神记 督军夫人 性感尤物 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 蜜吻999次:乔爷,抱! 异世流放 暗渡 女实习律师 重生娱乐圈:黑化影后,开挂了 重生成龙王后我靠海鲜发家[种田]
你,不准撩! 曲小蛐 - 你,不准撩!全文阅读 - 你,不准撩!txt下载 - 你,不准撩!最新章节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 []

第七十一章【大结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杜文瑾怔怔地看着坐在方之淮对面的江晓芸。

片刻之后, 他垂在身侧的手攥成了拳。

“……她为什么在这儿?”

青年的声线微微喑哑,带着明显的压抑着的情绪起伏。

方之淮对于杜文瑾的出现有些意外,但也只是一瞬。这一瞬的意外过去之后,方之淮便站起身来走到了杜文瑾身旁,手臂从他身侧伸过去, 关上了杜文瑾身后的门。

垂回来的时候,方之淮顺势牵住了杜文瑾的手, 把人带向沙发的方向。

“瑾儿,我们坐下谈谈。”

“……”

杜文瑾的大脑里已经是一片空白, 但又好像有许许多多的记忆碎片从他的脑海里拼命地拥挤过去。

那些曾经让他在童年时无比痛苦和自卑的记忆、让他总也在梦里哭醒的片段, 时隔多年以后, 在这个女人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 终究还是携裹着时间的洪流,以一种无可逃避的态势将自己覆盖淹没。

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忘却的感情,带着抽痛的心房, 一起提醒他这些存在。

“……”

杜文瑾的步伐最终停在了沙发旁。

他黑色的碎发从两旁垂到了额前,遮住了他同样低垂的眉眼。

在原地定定地站了一会儿之后, 杜文瑾才哑着声音开口:“……既然走了, 为什么还要回来?”

此时这个房间里再也没有旁人, 江晓芸的情绪和笑容一样,也都再也维系不住。

眼泪在她和杜文瑾极为相似的那双琥珀色的眸子里打了个旋, 带着流转的光色, 最后涌了出来。

“小瑾……妈妈当年真地是有苦衷的。”

女人的声音带着哀婉无奈的沉痛。

“……当年, 十几年的当年吗?”

杜文瑾的唇角斜着一勾, 他冷冰冰地哼笑了声,唇角的弧度锋利得像把无把的薄刃,刺伤别人也刺伤自己——

“别叫我的名字了,你不配。”

“小瑾……”江晓芸慌忙站起身来,拉住了杜文瑾的手,“你听妈妈解释——”

“我没有妈妈!”

杜文瑾蓦地抬头甩开了江晓芸的手,通红的眼角沾着水色,“我只认识一个为了自己亲生子想杀了我的母亲!和一个为了自己的前途利益在我七岁就抛弃了我的生下我的女人!”

“小瑾对不起……”

江晓芸想上来拥住杜文瑾,杜文瑾却红着眼角退了一步,咬着下唇凶狠地看向一旁的空气。

像是在威逼那些不争气的眼泪,让他们都退回去。

他不想在这个女人的面前露出一丁点的软弱来。

杜文瑾的胸膛剧烈地起伏了几下之后,他才冷冰冰地转了回去——

“七岁那年我就发誓——抛弃过我的人,我一个都不要。所以,我跟你早就没有任何关系了,请你也不要再在任何人面前做出认识我的模样了,我们不过是恰好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而已。”

杜文瑾面无表情地将这些残忍的话说了出来。

说完之后他轻轻地抽了口气,然后僵着身体转身就要往办公室外走去。

一旁的方之淮看着江晓芸哭得抽噎的模样,再看向杜文瑾僵直的背影,他叹了一声,快步上前去,把杜文瑾拦在了门前。

“……让开。”

不等方之淮开口,杜文瑾已经冷着声音发话,然后他抬起头来,微红的眼角还沾着点水色,看得方之淮心里闷疼——

“这件事跟你没有关系,你不了解,所以也不该参与进来。”

“我确实不了解这件事。”方之淮没有松手,他抬起手腕轻轻点了点杜文瑾泛着红的眼角,“但我了解你。”

“……”

杜文瑾转开脸去,也避开了方之淮的触碰。“你根本不知道当年她——”

话音未落,方之淮阻断了他:“你不原谅她吗?恨她吗?再也不想见到她了吗?”

杜文瑾毫不犹豫甚至有些凶狠地转了回来:“对——我再也不想见到她了!”

“……”

方之淮叹了一声,他伸手轻轻擦掉杜文瑾眼角渗出来的泪光,“那你是为了谁,才进了娱乐圈的呢?”

杜文瑾的身形和神情都骤然一滞。

方之淮低声安抚:“她不是抛弃了你,瑾儿。就像五年前我没有抛弃过你一样,我们都希望你能过得更好,只要你能过得更好——即便你的以后里没有我们的存在也可以。……所以她会把你放在杜家,就像我把你留在国内一样。”

“……”

随着方之淮的话音,杜文瑾眼里压抑着的泪水终于再止不住,潸然落下。

“我们没有抛弃你……我们只是犯了错,错在按照自己的意愿给了你我们以为你更想要的东西。”

方之淮伸手将杜文瑾慢慢拥住,然后手臂加力,像是要把这个人嵌进身体里——

“这个错误我们都在忏悔,她比我忏悔得更久也痛苦得更久,你能够原谅我,也就能够原谅她……更何况,你其实已经原谅她了,不是吗?”

“……我没有……”

杜文瑾僵着攥成拳的手,慢慢松开,最后带着点颓然和无助地抓在了方之淮的衣角上,声音微哽:“我没有……”

方之淮轻轻地揉了揉杜文瑾的碎发——

“人生很短,变化却太快也太多。不要因为一时意气,做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决定。……至少平静下来,好好考虑清楚,再告诉我你的决定,好吗?”

“…………”

杜文瑾的双手在方之淮的身旁僵持了很久,才慢慢松开,垂了下去。

垂到最低点的时候,他埋在方之淮的怀里点了点头,闷声道:“好。”

等杜文瑾到办公室内联的洗手间里去冲洗泪水时,方之淮走到了同样抽泣着的江晓芸身旁。

“瑾儿当年,是违抗了所有人的意愿,执意进入娱乐圈的。”

“……”江晓芸红着眼抬起头来看向方之淮。

方之淮压低了声音解释,“我一直不能明白原因,后来从我为他安排的司机那里,听说他是为了一个人才进入到娱乐圈的。……这么多年来,他费尽心思地钻研表演,在我看来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要更靠近您一点——只是瑾儿性格太傲,他很怕受伤,所以不会把自己那些心思主动表露出来。他会这样……是当年您犯下了错。而五年前我重复了同样的错误,所以我们不能再错下去了。”

听见洗手间水声结束,方之淮望了一眼过去,声音也停住了。

最后他看向江晓芸,“他不会愿意把内心的脆弱表露出来,您对他要耐心些,别再伤到他了。”

方之淮说完这番话,慢慢地躬下身去,然后重新站起,转身出了办公室。

门在身后合上。

这天下午的秘书室始终安静,因为他们不时地听到恸哭的女声从隔壁传来,断断续续地纠葛了一下午。

而隔壁那间办公室的主人,则是拧着眉头靠在他们房间里的墙上安静地等,同时好像满脸都写着“怕我家小祖宗难过,好心疼”这样的字眼。

所幸那个分外漫长的下午终于还是过去了。

更幸运的是,从房间里走出来的两个人,身形靠得很近。

尽管两个人都是眼圈通红。

林特助分明看见,一见着自家说不得委屈不得的小祖宗那通红的眼睛,他们方总的表情着实难受了好一会儿。

……大概就差上去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虽然如果这样做,结果一定是被杜少爷拿巴掌推开吧?

但他忍不住想,如果被推开,他们方总大概会顺势亲亲杜少爷的手掌心……

被自己的幻想搞得一阵毛骨悚然,林特助哆嗦了一下之后,甩了甩脑袋——

啧,护妻狂魔真可怕。

…………

在杜文瑾终于脱离了丑/闻漩涡之后,他接到了《失重》剧组全国巡回首映宣传的通告通知。

彼时,环业娱乐的发展已经彻底步上正轨,方之淮也从领导层“辞职”,聘请了可信赖的职业经理人,只坐稳了董事会上的董事长席位,然后开始专心给杜文瑾当名正言顺的经纪人了。

——也是名正言顺地开始撒起平均狗粮来了。

“……闪瞎了闪瞎了。”

宣传现场的后台候室内,坐在杜文瑾身旁的王梓趁方之淮暂时离开,走到杜文瑾身旁摇头感叹——

“文瑾,你跟方总需要这么形影不离吗?从方总不在公司领导层待了之后,我怎么觉着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只要看见你的地方,不出半分钟内,方总一定会出现?”

“哈哈……”杜文瑾勾唇一笑:“他可是我经纪人,我不跟他待在一起,难道跟王哥你待一起?”

“——可千万别。”

王梓摆了摆手,“你可饶了我吧。之前那场首映宣传的时候,在主持人起哄齐笙宋缙CP感强的那么几秒之内,方总那眼神让我觉着,如果目光能杀人,他已经把我掐死好几回了——我要是真还敢跟你多待,那迟早有一天被封杀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怕,”杜文瑾笑吟吟地,“他现在就是一闲职养老的孤寡老人,除了给我当经纪人以外没职务——所以我是他老板,我说了算。”

王梓刚准备顺着杜文瑾的玩笑接下去,蓦地觉着脖子后面一凉:“……”

他本能抬头,果然便见着拿了杯热牛奶的方之淮站在门口,面带微笑眼神阴沉地盯着他。

王梓:“…………”

尽管知道这人现在只是环业集团的董事长,没什么直接的执行权,但王梓觉着自己可能还是有点心理阴影。

他默默地给了杜文瑾一个“自求多福”的眼色,就毫不犹豫地转身遁了。

“……”

杜文瑾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方之淮回来了。

“我不喜欢喝牛奶。”

杜文瑾盯着那杯递到自己面前的温热液体,不满地蹙起了眉。

方之淮的眼神不紧不慢地从王梓离开的背影上收了回来,落到杜文瑾身上的前一秒,他的眼神里冰寒的温度瞬间回正——

“乖,179。”

杜文瑾:“………………”

“你滚,快滚……”

候室里尽管还有其他人,尽管其他人只是看起来没在看这里事实上注意力都在这边,但方之淮还是毫无心理障碍地伸手搭在杜文瑾右边的座椅扶手上,然后从左边压过身来,把人困在自己的身体和椅背之间。

带着点戏谑的低沉笑意俯到了杜文瑾的耳旁,吹拂着令人心痒的灼热呼吸——

“你自己喝,或者我喂你……你选一样。”

“……”

杜文瑾沉默了好几秒,面无表情地抬眼,“我发现自从你辞职以后,羞耻感是越来越虚无缥缈几乎不存在了?”

方之淮全然当自己之前没有听见杜文瑾的话,面不改色地继续道:“那我选一样吧,我喜欢后面那种方式,你觉着呢?”

“……”

杜文瑾咬着牙,恨恨地从方之淮手里接过牛奶杯来,擎到面前咕咚咕咚干脆利落地喝完了。

喝完之后他继续恨恨地睖向方之淮。

只是大概可能是刚刚灌得太急,刚把眼神调整到凶狠状态,就不自觉地打了个小小的嗝。

方之淮:“……”

杜文瑾:“…………”

方之淮回过神来,失笑出声,杜文瑾红着耳尖愤愤地看向他,满眼控诉。

方之淮原本是带着笑意与杜文瑾对视的,只是刚对视了一会儿,他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落到了杜文瑾的嘴巴上。

嫣红的唇瓣上面蹭了点雪白的奶痕。

“……”

方之淮的眼神蓦地一深。

一见方之淮的眼神变化,杜文瑾内心的警铃就以一百分贝的声量拉响,只可惜还没等大脑做出动作指示,男人已经借住困着他的有力形势,俯身压了过来,贪餍地亲在了他的红唇上,不忘把唇上沾着的奶痕也舔掉了。

休息室里一片静谧,所有其他旁观人员立即将注意力落回到自己身上,眼观鼻鼻观心,安静如鸡。

……猝不及防就是一嘴狗粮,想不吃,吐不出来;想咽下去,又噎得慌。

跟情侣一起工作的单身狗真是令人绝望。

休息室里的安静,没持续太长时间便因为宣传的事情而被告结束了。

杜文瑾和王梓作为电影的两位男主角,自然必须是在第一时间去到前面现场。

吸取了上一场首映礼,被主持人强行无视自己拉了齐笙宋缙CP的教训,方之淮在这一站最开始的时候,就义正言辞地提出了要求——

作为杜文瑾的经纪人,他要求陪同上台。

尽管导演组不知道这么不要脸的要求到底是怎么好意思提的,但鉴于电影本身就是同性/题材电影,再加上杜文瑾和方之淮如今作为国内人尽皆知的夫夫CP,总导演和制片人那边也乐得借一把两人前一段时间烧起来的滔天大火。

……事实上,最重要的是,方之淮毕竟已经取代钱君浩成了他们最大的金主了。

金主发话,即便这要求有点不要脸,他们也总还是要听的。

而且,狗粮不能只有他们剧组吃,大家一起欢乐分享——这才公平。

抱着这样不足为外人道的心思,导演组心安理得地把方之淮一起安排上台了。

——还就站在杜文瑾的旁边。

一上来主持人就发现了主演旁边多了个他不认识的人这个令人措手不及的尴尬问题,只不过他的目光在方之淮身上稍稍多停留了一段时间,就想明白了那种诡异的熟悉感是什么——

实在是之前这两人的新闻过于满天飞了,再加上两人的长相都是或俊朗或精致,轻易也不能叫人忘。

主持人偷偷跟导演组眉来眼去了一番,做到心里大致有数后,就开始了惯常的互动。

前半段基本上跟上一站的首映宣传一个样,到了后半段,在常规问题都差不多轮了一遍,开始到了自由发挥阶段的时候,主持人心思一动,就把目光落到了方之淮和杜文瑾两人的身上。

主持人微微一笑:“我看台上的几位演员,观众们都是耳熟能详的,只不过……”

在他的目光示意下,有镜头拉向方之淮的方向,主持人笑眯眯地引导:“这一位看着却有点眼生呢。”

观众:眼生?前一段时间天天刷屏的,都快比台上的演员们更耳熟能详了好吗?

只不过台上的方之淮也没挑破,他要求上台的时候就知道剧组一定会想利用一下他和杜文瑾的关系对电影进行炒作。

而借助这个机会宣誓主权——他一点都不介意的。

“方之淮,”男人声音低沉,即便很少直面这种摄像镜头,他看起来仍旧神情淡定得像在自家后花园,“瑾儿的经纪人。”

“……”

主持人的嘴角抽了一下,“‘瑾儿’??”

——他虽然有炒作的意思,但这么主动配合的,他还确实是第一次见。

方之淮用一种类似“少见多怪”的眼神谴责了一下主持人,然后才改口:“文瑾的经纪人。”

主持人凭借职业素养维持住了笑脸:“我听说,两位在现实里,是像齐笙和宋缙一样的恋人关系?”

“是恋人关系,”方之淮接了话,“但不像齐笙和宋缙。”

秉着有争议性的话题都是好话题的原则,主持人笑眯眯地跟上去:“哦,这是为什么呢?”

众人和主持人一起等方之淮说“我不会像齐笙那样对他”这种意料中的话,然而让所有人都意外的是,站在杜文瑾身旁的男人闻言似是忍不住失笑了声。

他垂眼看向杜文瑾,薄唇微动:“瑾儿怎么可能像宋缙那么乖巧安静。”

杜文瑾:“……”

主持人以及其余人:“…………”

意料之外的反套路,只不过……怎么有一种被糊了一嘴花式狗粮的错觉?

杜文瑾一样有点意外,反应过来之后眸光微凉地睖向方之淮。

……我不够乖巧安静??

方之淮似乎是看出了杜文瑾的心理活动,他掀唇一笑:“还好不够乖巧安静,那样我才免了那么心疼。”

“……”

主持人终于从这套连环狗粮里醒过神来,忙在导演组的示意下继续笑着提问,“我也听说,网上很多人并不看好两位的感情,认为两位极有可能像电影里的齐笙和宋缙一样,遇到太多的挫折和现实压力。关于这个问题,两位是怎么看的呢?”

“这个问题并不存在。”

仍旧是方之淮接口,“无论是瑾儿的家庭还是我的家庭,对于我们的关系都已经持肯定态度,而家庭之外的因素就更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感情进展——今年年底,瑾儿会和我一起出国完婚。”

“——!”

主持人脸上的笑容陡然一僵,旁边扛镜头的摄像机大哥也差点把摄像机扔了。

底下观众更是一片惊呼。

其余人的惊讶反应不说,连杜文瑾都微睁大了眼眸,定定地转向了方之淮。

方之淮顺势牵住了杜文瑾的手,在身前晃了下:“感谢网上所有祝福,跟宋缙齐笙不同——我们一定会有一个幸福结局的。”

到了这会儿,主持人看着已经走偏的路,知晓拉回来是不可能了,索性放任自流,带着好奇心诚挚地询问——

“两位的完婚计划是怎么样的呢?”

这一次还没等方之淮开口,杜文瑾终于忍不住了。

他侧过视线去瞥向主持人,眼底一点似笑非笑的情绪:“这是改相亲现场了吗?”

台下观众哄笑。

方之淮转向主持人:“他在这方面很容易害羞。”

杜文瑾笑容一滞,磨了磨牙:“……你说什么?”

方之淮转回,附过身来在杜文瑾唇边轻轻一吻,然后抬起视线,黑眸带着笑意停驻——

“没什么,我说我爱你。”

这句话的音量不高,但有杜文瑾身前的麦克风助力,男人低沉磁性的声线还是被传扬到现场每一个角落。

静寂一瞬之后,现场登时爆发了震耳欲聋的尖叫…………

======

《失重》宣传结束不久之后,就有热心的网友把杜文瑾和方之淮同台露面的所有镜头全部剪辑,做成合集,与之前两人曾共同参与拍摄的《跨界大作战》第一期节目混剪到了一起。

这段合集视频后来在网上疯传,点击、转发、评论很长时间内高居不退。

而杜文瑾和方之淮,也彻底成为了闻名内外的“第一虐狗夫夫CP”。

狗仔们乐此不疲地播报着他们的日常和绯闻出行,实时推送最新虐狗动态,固定每周不重样更新。

——直到年底。

狗仔们发现这对夫夫CP突然一齐消失了。

经过了持之以恒的蹲点,狗仔们终于蹲到了环业娱乐的总裁特助。

林特助对着镜头一脸无奈——

“还能去哪儿?”

“杜少爷一点头,方先生就迫不及待地把人打包带走,去国外完婚了啊。”

……

The End。

※※※※※※※※※※※※※※※※※※※※

方醋缸和杜小瑾,就陪你们走到这儿啦。

前路还长,他们会一直走下去的。

*

关于番外……你们看我最近两年的文,什么时候有过番外这种东西了233我是真的不擅长剧情线结束之后的番外啦,给你们么么哒做补偿~

*

如果有看言情的小仙女,现言新文《他那么浪》1月初就开文了,欢迎去专栏戳一戳

*

作者专栏还有很多篇耽美完结文,《The God》《无心勾引》《在劫难逃》等等,没有看过的可以去看一下,喜欢的话记得收藏作者专栏,开新文早知道哦~

*

接档文《见鬼》,应该会是个大长篇,所以准备第一次尝试完整大纲细纲了,准备时间可能稍长,请大家先去专栏预收藏一下,感谢支持~

【《见鬼》文案】

宋思年作为一只需要靠阳气维系生命的鬼,终于找到了一个极好的饲主——

长得帅,身材好,阳气足。

想抱,想摸,想亲亲……

想到就做。

——反正对方也不知道他的存在。

直到有一天,宋思年遇见了自己的鬼朋友——

“我遇到了一个特别棒的饲主,阳气十分充足!我好幸福!”

被宋思年拖进门的鬼朋友瑟瑟发抖地看了一眼沙发上的男人:

“……嗯,前任世界第一捉鬼师……确、确实没有比他阳气更足的人类了。”

“……”

于是,后来。

谢辞:“穿那么多做什么?——之前不是自己裸奔得挺开心的么?”

宋思年:“……”悔不当初.jpg

《你,不准撩!》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无忧爱书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无忧爱书网!

喜欢你,不准撩!请大家收藏:(m.51asw.com)你,不准撩!无忧爱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暗渡 益铃诀 九阳战皇 至尊狂少 夜行歌 绝色尤物 再顾如初,容少高调示爱 魔帝归来 暧昧高手 无限动漫录 我考哭了百万学生 功德印 修罗剑尊 天降萌宝:爹地,我要妈咪 武极神王 赤龙武神 蛟龙的神话崛起 求退人间界 无限穿越之折花录 跃农门
经典收藏 娱乐圈之当男神变成忠犬仆人 安于何处 他比星星撩人 退圈后我成了国宝级神医 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 我的黑月光女友 阿南 社会我纲哥[综英美] 双姝彼岸花 许你余生灿若星辰 我在深渊等你 巨星们的糕点屋 总有颗星星在跟踪我 重生空间之桃花源 她不仅仅只有美貌 重生八零之军妻撩人 长姐如后妈[六零] 嫁给极品太子 光谷的爱情故事 迷影喧嚣
最近更新 告白 穿到民国吃瓜看戏 星际女元帅穿成娱乐圈小可怜 九爷的小祖宗又在线打脸了 容我放肆一下 夫人她马甲又轰动全城了 病娇老公在黑化 那就跟我回家 萌宝来袭:总裁爹地超给力 你害我爱情发作 大恩以婚为报 重生后我是所有大佬的白月光 豪门女配靠花钱逆天改命 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 福运甜妻有空间 失业后我回家种田了 红尘篱落 娱乐圈团宠日常 不羁 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宝
你,不准撩! 曲小蛐 - 你,不准撩!txt下载 - 你,不准撩!最新章节 - 你,不准撩!全文阅读 - 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